律师文集

律师微信二维码
苏州刑事律师 > 业务领域 > 从余金平交通肇事案看上诉不加刑原则 >

从余金平交通肇事案看上诉不加刑原则

分享到:0


4月14日,北京市一中院余金平交通肇事案的二审判决书(2019)京01刑终628号)被各大法律公众号转载。该案的争议之处在于:在审查起诉阶段,被告人余金平认罪认罚,并签署了认罪认罚具结书,同意检察机关提出的有期徒刑三年,缓刑四年的量刑建议。在一审审理过程中,一审法院认为检察机关适用缓刑的量刑建议明显不当,建议检察机关调整量刑建议,检察机关不予调整,一审法院遂以交通肇事罪判处余金平有期徒刑二年,未宣告缓刑。一审宣判后,被告人余金平提出上诉,要求改判缓刑,检察机关也提出抗诉,认为一审法院没有采纳量刑建议明显不当,认为被告人余金平符合适用缓刑的条件,要求二审法院改判。二审法院驳回了抗诉、上诉,同时又认为一审判决认定余金平系自首错误,且对余金平酒后驾车这一情节未在量刑时予以从重处罚,故撤销一审判决,改判余金平有期徒刑三年六个月。

本案最大的争议之处在于:在被告人上诉,检察机关为被告人利益抗诉的情况下,二审法院能否加重被告人的刑罚?有人认为,二审之所以加刑,是因为检察机关是针对一审法院未采纳量刑建议抗诉的,而一审中检察机关的量刑建议是有期徒刑三年缓刑四年,因此并非完全为了被告人的利益而抗诉。这也许是对二审判决书的误读,毕竟从二审判决书列举的检察机关的抗诉理由和支持抗诉理由来看,抗诉理由主要是针对余金平能否适用缓刑这一点,而丝毫未论及一审法院判处有期徒刑二年,是否属于量刑畸轻的问题。最后驳回抗诉的判决也说明了这一点(如果是因为量刑偏轻抗诉的话,那么抗诉意见至少有可采之处,不可能予以驳回)。

根据《刑事诉讼法》第二百二十六条,第二审人民法院审理被告人或者他的法定代理人、辩护人、近亲属上诉的案件,不得加重被告人的刑罚。第二审人民法院发回原审人民法院重新审判的案件,除有新的犯罪事实,人民检察院补充起诉的以外,原审人民法院也不得加重被告人的刑罚。人民检察院提出抗诉或者自诉人提出上诉的,不受前款规定的限制。如果单纯地按照该条字面意思,再结合《刑事诉讼法》第二百二十二条关于全面审查的规定(第二审人民法院应当就第一审判决认定的事实和适用法律进行全面审查,不受上诉或者抗诉范围的限制。共同犯罪的案件只有部分被告人上诉的,应当对全案进行审查,一并处理),似乎在余金平案中,二审法院加重其刑罚完全合法合理,然而这并不符合刑诉法第二百二十六条的立法目的,并且会带来一系列的问题。

首先,上诉不加刑原则的立法目的在于保护被告人的上诉权,使其不会因为上诉而处于更加不利的地位,因此不仅只有被告人上诉的二审案件不能加重被告人的刑罚,即使二审法院认为一审认定事实不清发回重审的,除非有新的犯罪事实且检察机关补充起诉的,否则也不能加重被告人的刑罚。而之所以规定人民检察院提出抗诉的不受上诉不加刑原则的限制,是因为人民检察院的抗诉请求,一般是不利于被告人的,因此自然不受此原则的限制。那么在极少数情况下,检察机关为了被告人的利益提出抗诉,如果二审法院加重了被告人的刑罚,那么就违背了不告不理原则。全国人大法工委在对刑诉法条文的释义中也指出:人民检察院认为第一审判决确有错误,处刑过重而提出抗诉的,第二审人民法院经过审理也不应当加重被告人的刑罚。所以,将刑诉法第二百二十六条中的“人民检察院提出抗诉”解释为人民检察院提出不利于被告人的抗诉,才是符合该条立法目的的结论。

u=1378809719,3471045397&fm=26&gp=0

第二,二审的全面审查不等于有错必纠。全面审查原则看起来很“全面”,实则受到很多限制。除了最典型的上诉不加刑原则的限制之外,二审法院即使认为一审判决对未上诉的被告人量刑畸轻的,也不能加重其刑罚;认为罪名认定有误的,也只能在一审宣告刑幅度内变更罪名。在上诉期满后上诉人申请撤回上诉的,二审法院认为原判事实不清、证据不足或者将无罪判为有罪、轻罪重判等的,应当不予准许,继续按照上诉案件审理(至于发现重罪轻判的如何处理,恐怕仍是个有争议的问题)。上述规定充分说明,二审所谓的全面审查,实则只能解释为有利于被告人的全面审查。因此,全面审查原则也不能成为二审法院加重被告人刑罚的理由。

第三,二审法院的这一做法导致其严重失位,成为了二审“公诉人”,并且事实上剥夺了上诉人的辩护权。从本案的二审判决来看,抗诉请求和上诉请求都是要求改判缓刑,检察机关与上诉人其实是一条战壕里的战友,因此,二审的庭审必然是合议庭听取双方关于对上诉人应该适用缓刑的意见,根本不可能也没有机会涉及一审判决认定被告人自首是否正确以及量刑是否恰当的问题(二审判决也没有说到关于这一问题听取过上诉人一方的意见)。结果就是,二审合议庭成为了隐身的“公诉人”,上诉人在对自首以及量刑问题没有获得任何辩护的情况下被加刑一年半。

最后吐槽一下这份二审判决书,这份判决书在无关紧要的地方说理十分透彻,一改裁判文书不说理的毛病,但是,在给被告人加刑是否违反不告不理、上诉不加刑原则,以及这种做法是否具有合理性这些关键问题上,没有给出充足的理由,故而只能给一个不及格的分数。


cache
Processed in 0.010003 Second.